葡萄酒世界的新舊之爭

Category: 其他
點擊數: 20959

  葡萄酒世界,有一個廣泛沿用的兩分法,那就是舊世界葡萄酒與新世界葡萄酒。但現在葡萄酒世界的發展趨勢越來越多元化,使得新舊世界的差異逐漸模糊,從前的“新舊二分法”已經不管用了,只有“傳統”與“現代”之分。



  作為葡萄酒愛好者,相信你一定也或多或少有過“盲品”的經驗,而新舊世界的葡萄酒常常會放在一起盲品,結果往往很有趣。一般來說,新舊世界葡萄酒在香氣的特點上會有比較大的區別,舊世界的香氣更加內斂一些,沒有新世界的明顯。下次盲品時,不妨試試拿著酒杯,從你肚臍的位置向上往鼻子送,在你聞到香氣的那一刻,停下來。如果酒杯在你下巴之下,那這杯很可能是來自新世界的葡萄酒,比如澳大利亞、美國、新西蘭、智利、阿根廷等地;如果杯子一直去到你鼻子附近才能聞到酒香,那應該就是舊世界如法國、德國、西班牙、義大利、奧地利等國家的葡萄酒。
 

  果香也可以幫助你分辨新舊世界的葡萄酒。新世界的果香更清新、濃厚,而舊世界的則會帶有更多泥土的芬芳,像松露、枯葉、蘑菇等味道。而舊世界的白葡萄酒則常常被描述有濃郁的礦物氣味,會讓人想起大雨淋到被太陽曬熱的石頭或人行道上的那種氣味。
 

  橡木桶熟成的味道也是一個判斷標準。很多新世界的釀酒師都喜歡使用新橡木桶,且一般都會混用法國桶與美國桶。反觀舊世界,除了西班牙比較特殊以外,其他舊世界國家都只用歐洲的橡木桶釀酒,這能賦予他們的酒更多辛香、丁香與香料的味道,而美國橡木桶則會帶來比較突出的香草味。
 

  典型的舊世界葡萄酒,一般嘗起來都會有酸味。這是因為歐洲的葡萄園相較新世界來說普遍氣溫較低,因此葡萄天然的酸度就會比新世界要高。而感知“酸”的味蕾,分佈在我們舌頭的兩側偏後的位置。因此,想要感受葡萄酒的酸度,就要讓酒液充分在口腔中打轉,尤其要覆蓋到臼齒附近的位置,如果酸度高的話,感覺會很明顯的。較寒冷的天氣除了帶來酸度,同時也會帶來更突出的單寧,這會反映在酒液對口腔,尤其是上顎造成的“皺褶感”上,就像唾液被吸幹了的感覺。
 

  由於新世界產區總體上的氣候更加溫熱,因此酸度與單寧通常都會比舊世界產區要柔和,而有的酒莊甚至會故意將酒做得更柔順,來迎合那些不喜歡舊世界風格的消費者們。另外,溫熱的氣候也使葡萄的糖分上升,所以新世界葡萄酒的酒精度也普遍偏高。
 

  以上所說的,都是比較常見的區分新舊世界葡萄酒的方法。然而,隨著 Michel Rolland 米歇爾·羅蘭和 Robert Parker 羅伯特·帕克等世界級釀酒顧問和葡萄酒評論家的影響力增加,還有大量“飛行釀酒師”湧現,使得新舊世界的差異逐漸模糊,從前的“新舊二分法”已經不管用了,只有“傳統”與“現代”之分。怎樣界定傳統與現代?什麼時候現代的也會變成傳統的?這些都還是未知數,因此,我們還是先好好享受葡萄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