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勃艮第頂級酒莊首席女釀酒師薇洛妮克

Category: 人物專訪
點擊數: 34283

  杜魯安家族是勃艮第當地地位顯要的家族,該家族不僅在勃艮第擁有著名的(Maison Joseph Drohin)約瑟夫杜魯安酒莊,還在美國俄勒岡州創立了(Domaine Drouhin)杜魯安酒莊。家族傳人(Veronique Drouhin Boss)薇洛妮克·杜魯安·博思是這兩大酒莊的首席女釀酒師。她和她的3個孩子,在法國度過了她大部分的時間。每個月,杜魯安酒莊會將橡木桶裝的樣品酒通過航空運輸至法國。本文將借助一段採訪記錄,帶您走訪這位首席女釀酒師及由她家族所持有的兩大酒莊。

  記者:您為什麼要選擇在俄亥俄州種植葡萄和釀酒?

  薇洛妮克:我的父親第一次去俄亥俄州是1961年。當時,那裏沒有人釀酒,不過,當地與勃艮第的相似性給父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我學習釀酒學時,我一心想在法國以外的地方工作,並且那個地方要和勃艮第差不多。我讓父親給我在加利福尼亞州推薦一個地方,他說我應該去俄亥俄州,因為那裏很適合種植黑皮諾(Pinot Noir)。

  我1986年來到了俄亥俄州。父親在品嘗了我釀制的葡萄酒後,說:“你是個缺乏經驗的年輕釀酒師,但這些酒很不錯。在這裏建一個酒莊,你覺得怎麼樣?”

  記者:保持勃艮第酒莊和俄亥俄州酒莊風格的一致性有難度嗎?

  薇洛妮克:實際上比在俄亥俄州釀酒更容易。這裏有更好的氣候,在夏季,葡萄能享受到怡人的陽光。我遇到的最大挑戰是將這裏的葡萄酒釀制成約瑟夫杜魯安酒莊式風格——優雅而複雜。為了實現這點,在葡萄園裏,減小每株葡萄藤的間距十分重要,這能促使葡萄藤為了爭奪水和養分而發展出強勁的生命力。在種植黑皮諾方面,保持植株低矮十分關鍵。

  記者:為什麼您在釀制黑皮諾葡萄酒時要完全在不銹鋼罐中發酵呢?

  薇洛妮克:你需要將黑皮諾放置在不銹鋼罐中一段時間,以萃取它的顏色和香氣。如果我直接將黑皮諾放入橡木桶中,釀制出的葡萄酒顏色會很淡。

  記者:約瑟夫杜魯安酒莊官網將您稱為“約瑟夫杜魯安酒莊式風格的守護者。”那意味著什麼?您是如何守護的?

  薇洛妮克:自我年幼時起,我一直跟我的父親一起品酒。父親認為一個酒莊應該堅持一種風格。我祖父鍾愛風格優美而雅致的葡萄酒。在我父親很小的時候,他也帶著我的父親和葡萄酒打交道。我的父親說一旦你選擇了某種風格,未來你就得尊重你的選擇。

  記者:您在俄亥俄州擁有130英畝的葡萄園,2011年,杜魯安酒莊最終實現了釀酒所用葡萄全部由採摘自酒莊葡萄園。但到目前為止,您為什麼不釀制單一葡萄園葡萄酒呢?

  薇洛妮克: 我們正朝這方面努力。在過去25年裏,我們一直在找風土條件最佳的葡萄園。但在勃艮第,我們就別無選擇。在法國,各種法規管制得十分嚴格,你是採用哪個葡萄園的葡萄釀制的葡萄酒,酒標上你就得標那個葡萄園的名字。然而,在俄亥俄州,我們卻非常自由。在釀制單一葡萄園葡萄酒方面,我完全沒有壓力。這裏不是勃艮第。
 


 

  記者: 您的兄弟(Laurent)勞倫特居住在紐約附近,負責國際市場業務,但您在俄亥俄州卻沒有家人。您將來會考慮派一個孩子去那裏嗎?

  薇洛妮克: 我們也希望,但我不會強求。如果他們不喜歡那個地方和那裏的人,我就不會去那裏生活。對我而言,生活品質很重要。目前看來,我的孩子對那裏並不是特別感興趣。他們更喜歡和朋友在一起。他們現在在里昂上寄宿學校,如果他們將來去俄亥俄州的波特蘭生活,一切都會不一樣。


         記者: 據說您超級喜歡音樂,那您喜歡聽什麼類型的音樂呢?

  薇洛妮克:我喜歡大部分的古典音樂。在當今的這個年代,我喜歡的都是莫紮特和舒伯特等的音樂,因此我的孩子總是嘲笑我。在我年輕的時候,我也經常玩音樂。我很想成為一名鋼琴家,但我的天分不夠。我現在也會彈一些樂器,但水準有限,也不經常彈。不過,我的觀眾僅僅只有我自己。

  記者:說到孩子,您和您的兄弟在葡萄酒界都很出色。你們的下一代也會加入你們嗎?

  薇洛妮克:我們一共有8個孩子。現在他們還小,還看不出來他們是否對葡萄酒感興趣。最大的一個孩子說她喜歡葡萄酒,但不深愛。我的兄弟和我一畢業後都加入了家族葡萄酒業。或許,以後他們的路也一樣。我自己有3個孩子,他們也經常來酒莊玩,他們都去過俄亥俄州,並且非常喜歡那。